《中南大学报》:第20期:第04版

读图时代的电影研究


字号:

   期次:第20期   作者:作者 蓝爱国

作为消费者,我们相当神往本土电影充满我们消费视野的境界,但这常常是不可能的。为何呈现这种尴尬的局面、如何摆脱这种本土影像期待焦渴症状?遂有《好莱坞主义》一书的写作。全书的逻辑起点是大众及其审美意识在电影世界中的本体地位:

1、大众是电影的主体,电影只有在大众的自我生产中才能最后完成;

2、大众的主体意识是电影的边界,电影只有通过大众意识的显现才能获得应有的成功;

3、大众的历史性美学积淀是支配电影观众意识的主体,大众背后漫长的历史“阴影”是大众成为电影观众的决定因素。

大众中心观决定本书叙事的核心——阐释大众美学在好莱坞影像生产中的“本能”位置,然后在此基础上反复申述大众美学及其文化在好莱坞影像世界中的意义,以及这种意义对于影像消费的支配性价值。因为观众不仅仅是在影院黑暗中吞吐着影像光芒的模糊的统计数字,而且是直接关系电影还是死亡的重要力量;大众不能走进影院成为观众,电影就不能从精神生产走向精神消费,反过来说,电影不走向观众,大众就不会走向电影。从而,大众的美学现实使它成为电影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通过这个对象,电影研究成为颠覆或建构既有电影文化的力量。

从民间大众的历史和现实意识出发生产电影,不仅是好莱坞电影致胜的秘诀,而且是中国电影生产最为虚弱的所在。本书力图表明,迎合大众并不就是雅文化立场上的所谓媚俗,把握大众及其美学其实就是把握电影生产、消费文化的关键。

对电影生产者而言,要将民间大众历史和现实意识纳入电影生产系统。首先,必须认识到,一种商品要成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就必须包含大众的“利益”。大众文化不是消费工业成品的消费,而是活生生的文化创造。其次,要认识到,一种外部生成的文化并不能现成地卖给大众,大众文化是大众在文化工业产品与大众审美生活交界上创造出来的。大众文化是大众创造的,而不是加在大众身上的。它产生于大众内部或底层,而不是来自上层。最后,要认识到,我们生活在工业化社会当中,所以我们的大众文化当然是一种工业文化,但我们并不能就此说大众文化就是一种商品化、物化的文化。因为,与工业文化的中心化的、规训性的、霸权式的、一体化的、商品化的力量相抗衡的大众文化需要将文化工业产品转变成一种文化资源,使文化产品提供的意义和快感多元化,抵抗着文化商品的规训努力,撕裂文化商品的同质性和一体化,争夺文化商品的地盘。从而在文化工业主宰的社会结构中生成民间化的文化区域。

对于“大众”的上述认识,将使困扰电影生产的通俗与高雅的划分毫无用处,而使大众所置身的民间社会独立于研究的中心视野。我们完全有理由将工业时代的大众电影看成是工业社会民间文化的内容,从这个工业化的电影世界中寻找民间文化的根本特质!从而,既不是一谈及“民间”;就将之看成是传统的民间文化在工业社会的考古式复活;也不是将民间看成是工业时代异化的、单向度的群体,指证他们的意识是虚假的。他们与文化工业体制之间的关系,即使不是心甘情愿的,也是不知不觉受欺骗、被愚弄的。

大众即俗,雅在大众。这是我们认识电影美学及其电影消费的出发点和最后归宿。

(作者系文学院副教授,先后在《文艺评论》等刊物上发表文艺论文40余篇)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