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大学报》:第20期:第04版

读书亭——编者、读者、作者解读校园作品三人行

《好莱坞主义:影像民间及其工业化》留给中国电影的思考

解开好莱坞与影像文化之谜


字号:

   期次:第20期   作者:读者 楚雁

蓝爱国君教当代文学而喜欢钻研当代文化,这我早有所知。但他之对好莱坞与影像文化这样富有心得,我却是刚刚知道。据我看,即使仅以其专著《好莱坞主义》而论,他也够“专业”了。这使我想到:对于一个真正的学者来说,“潜心”,即“一心一意”和“专心致志”是重要的;不要嫌弃“冷板凳”,不要去趋时阿世从众媚俗弄什么银样蜡枪头,更无须整天挖空心思找关系走后门搞交易谋取暴利……

蓝爱国对好莱坞与影像文化的解读,我以为是扎实的,而且自成一家之言。它也是解构;但我以为不尽如此,莫如说是解剖,也许更为贴切。一般以为,所谓解构,大约更多地带有颠覆之意,这恐怕先从其出发点就可

以察知:总是你在不相信或不太相信“前说”的情况下,才会有此一“举”吧?而且,如今所风行的解构,也的确大都如此,特别是那些尚不知解构为何物的人们的此类举动,甚至几乎无不如此,他们总是盲目地、一味地只想把自己所面对的一切对象,都从整体上,连根儿地、全盘地、不由分说地否定掉。因此,他们所看重的,只是一种“态度”,而非在实际上应当真正和更加看重的科学的操作本身。其结果,便是他们其实压根儿就“不知其究竟”,一切应有的、客观的亦即实事求是的、冷静沉着的研究过程,都于无形之中被“下意识”地“省略”了。这有何益呢?于是,我们就只能看见可笑的惺惺作态与可悲的矫揉造作,无论是对于认识事物或是改造事物,对于新的整合与新的建构,都完全无济于事和无补于物。这难道就是我们既定的目的么?

我以为蓝爱国先生是会说“不是”的。否则他不会去“按部就班”地、“步步为营”地做如此细致和深入的“穷究”即“寻根问蒂”的功夫。从“消费者”、“梦想抑或事实”、“抵抗与认同之路”、“民间美学及其影响”(好了,这“民间美学”正好是他的个性化的学术研究的现实开端)等等起始,他将好莱坞与影像文化所包含的“类型”、“怪物”、“未来”、“性”、“个人主义”、“非理性”、“多元拼贴”、“市场”、“孩子气”、“技术”等等,一一地纳入自己的研究界域之内,然后回归到人们的确不应不予以重视的、理所当然的“人文视野”。我以为这一体系尽管也许未必是“最佳”的,但肯定是有特色的。这在其框架与内容上,均是如此;其中所论,同样,也许未必全是新鲜的,但肯定是有创见的。而我本人尤愿赞同或体认的,则是其不重褒贬而重“描述”的“行文宗旨”。我以为惟有如此,一部学术著作之能够给予读者的启迪,才会比较牢靠,比较切实。

面对今日中国现状,至少我本人尚说不清它究竟是处在“现代”还是“后现代”社会。也许非驴非马?也许兼而有之?总之有点不伦不类,带有过渡期或转型期的固有特点?然而有一点差不多可以肯定:在“文化”上,“读书”的领地,正在日渐被“读图”的欲望所侵蚀,甚至所“鲸吞”。如何看待之?或如何应对之?作为“文化人”,我们不能有所思虑。蓝爱国的所论,以“好莱坞主义”为题,落脚在“影像民间及其工业化”上,却绝对不是与中国和中国人的现实与未来无关。哪怕只说“消费者”吧,看来“看电影”也非等闲之事。对此,我相信读过该书之后,有心人定会从中若有所悟。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