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大学报》:第20期:第03版

是校园,还是伊甸园?

——校园恋爱大家谈


字号:

   期次:第20期   


一般来说,学校是新思想、新概念的摇篮。近年来,关于校园恋情的新名词、新概念叫人应接不暇,如:“在校大学生允许结婚”、“校园订婚”“蓝颜知己”“第四种感情”等。

古往今来有很多可歌可泣的爱情喜剧和悲剧故事。其中,有的“蓝颜知己”变成了恩爱夫妻,有的“情圣”因一个“情”字而香消玉损。

现在,学校、家庭、学生对校园恋情态度不一。有的大学制定了相当严格的规定,限制学生的恋爱行为,有的大学保持沉默,不提倡也不反对;有的家长不管,有的家长赞成,有的家长反对、甚至坚决不允许;有的同学很传统,有的同学“立足传统,面向开放”;有的拿得起放得下想得开,有的为情所困哭哭啼啼寻死觅活。

在新事物裂变、价值观碰撞的今天,为了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少些青苹果的酸涩,多些开花结果的喜悦,笔者就校园恋爱的问题随机采访了一些师生,现将他们的看法摘录如下。

化学化工学院两位退休教授略有难色地说:“学生谈朋友,我们不想说得太多,但不要使自己的亲热行为造成公众的视觉污染。如有的同学大白天在草坪、教室走廊等公共场所旁若无人地亲热,有碍观瞻。有人说,这是他们的隐私和自由。但是,我们认为既然是隐私就应该隐藏起来,绝对自由是不存在的。我们想提醒一下,别忘了自己是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是人而不是别的(说重了,别生气)。”

外语院两位分别来自北京和安徽的大三的女学生说:“校园恋爱是否必要,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有投缘的、合适的,谈一谈也可以。我们愿意在学校找一个男孩一起长大,而不愿意到社会上找一个读不懂的男人。不过,不管谈还是不谈,都应好好学习,这是父母的希望。谈朋友就应该成为学习和进步的动力。恋爱中的人应更多地去自习。”

2舍某寝室的4个女同学中,只有一个正在谈朋友。此人幸福地描述着她的人生规划,说:“我的男朋友在北京读书,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谈恋爱主要是在电话中聊。我们谈朋友是真正意义上的‘谈’。我们准备毕业后去西部干一番事业(笑)。到时候,我们再回北京。”

冶金学院00级某班的一位男同学们说:“我们班上谈朋友的几乎没有。谈恋爱结婚是参加工作以后的事情。就全校来看,有的同学谈朋友是很慎重的,是真情实意。这个年龄谈恋爱也很正常。但毕业时因种种原因分手,那就只好端着那杯又苦又酸还有点甜的酒相互道一声‘珍重’算了。即使又苦又酸,毕竟人生有那么美而凄的一笔,时间和空间会把曾经美丽的梦想淡化。只追求过程、不在乎结果的较前卫的同学也有。”

该男生还说:“‘蓝颜知己’是一种比朋友多一点、比恋人少一点的感情,也是‘第四种感情’。‘蓝颜知己’应该是‘难言知己’,因为要想把尺度、温度把握那么精确,很难言。把‘蓝颜知己’的她或他带进婚姻的殿堂,那是最理想的结果。‘校园订婚’只不过是形式主义,多此一举。”

该班的一位女同学说:“有的同学谈恋爱之后学习成绩提高了,有的一落千丈。有的同学因为失恋而采取过激行为,实在不可取。每个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玩不起就别玩。权利和责任从来就是一对双胞胎。还是传统一点好,更何况是女孩子。我们至今没谈男朋友,我们准备考研,要干事业,让爱情服从我们的事业(笑)。以后结不结婚还不知道呢。”

化工学院来自海南的一个大四学生说:“我在大二时谈过一个女朋友,谈了一年,我就被‘吹’了。我本来想对她的一生负责,可她说我们性格不符。我准备以后到工作单位降低自己的择偶标准。尽管现在的女孩自立能力强,不需要我负责,但我还是要对‘她’负责,还是要养未来的那个‘她’。”

研究生会主席说:“‘谈恋爱’是一把双刃剑,处理得好,对学习有利。对待爱情,要学会放风筝。除了给爱情放风筝,还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去追求。关键的关键是要提高自身综合素质。”

“视觉污染”、“双刃剑”、“苦酸甜”、“对自己负责”、“事业”是本次谈话中出现最多的关键词。

“好女人不愁嫁,好男人不愁娶。”这是主持人“土得掉渣”的浅见。在强调个人价值的今天,爱情之于事业,如同鱼之于熊掌。吃得起熊掌的人还怕吃不上鱼吗?主持人重申自己的观点:学校是莘莘学子求学成才的场所,不是少男少女放纵情爱的伊甸园。

(本栏目主持人:施树英)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