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大学:第584期:第03版:第03版

王秉: 做生命安全的护航员


字号:

   期次:第584期   作者:□本报记者 柳红叶


  一张齐放安全书籍的办公桌,一部使用多年的电脑,一颗翠绿的富贵竹,是安全科学与工程专业2017级的博士王秉(硕博连读)硕博期间最忠实的伙伴。
  就是在这样一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办公环境里,三年多来,王秉发表(含录用)SCI/SSCI/CSSCI/CSCD论文90余篇,出版专著或教材6部。其中,以第一作者发表SCI/SSCI/CSS?CI/CSCD论文56篇,出版学界首部 《安全文化学》 与 《安全标语鉴赏与集粹》 专著。同时,先后创立安全文化学、安全信息学、安全情报学学科理论体系、循证安全管理方法,安全情报学等10余门安全科学新分支。

 
       从空白中寻找机遇
       因为专业原因,王秉经常要接触或关注一幕幕触目惊心的事故灾难场景。看到那么多人因为事故灾难失去生命,除了心痛,王秉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安全专业出身的他内心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若大家能够有高的安全素质和安全意识,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么多伤亡了?能不能通过好的安全标语宣传提升人的安全素养呢?将目光聚焦于安全标语的研究后,王秉深入学校、工地、企业进行搜集整理数据并开展研究。“这是一条完全的新路,它是空白也是机遇。但是既是空白的新路,也充满风险”,开始研究时,安全文化学在当时就如同一张白纸,很难找到相关参考资料,也没有可以参考的研究方法,当时也有很多怀疑的声音,但王秉并没有因为质疑而退缩,相反更加坚定了他继续研究下去的决心。
  认可研究方向后,如何建立学科体系,成为了摆在他面前的大问题。“要从学科高度撰写一部书,最难的是以一个高的研究角度和视野去看问题、想问题、搭框架。”在那个阶段,每天至少待在实验室里十个小时成了王秉的常态。历经两年,50万余字的国内外第一部以“安全文化学”命名的著作正式出版。

 
      特别的理工生
      王秉在理工科学院算是一位“特别”的研究生,他所从事的安全科学基础理论研究偏管理科学与人文社科,这与理工科学院的主流科研方向存在巨大差异。本科毕业的实习期里,在老师的推荐下,王秉来到了甘肃的一家水泥厂进行实习。当时厂里的员工安全意识薄弱,常有不愿佩戴安全帽的情况。尽管公司为解决此问题绞尽脑汁,尝试过多种方法,但收效甚微,员工不戴安全帽的现象依然时有发生。得知这一情况后,王秉决定从人性的角度出发,用温情打动员工,来提升安全帽的佩戴率。利用专业知识,王秉设计出了一系列与亲情相联系的安全标语,其中有一条标语极为经典,标语上绘制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旁边附上文字“爸爸,您戴安全帽了吗”。凭借着这些独具一格的安全标语,水泥厂员工对安全帽的接受度得到提高,不戴安全帽的现象大为改观。
      “我希望自己是个有趣的科研人,想让大家有一种亲和感和友好感。”王秉想把安全文化尽力做得有趣,不固执、呆板,让大众易于接受。为了宣传安全知识,他曾改编过 《他妈妈不喜欢我》 这首说唱形式的歌曲,也曾用英文版、诗经版、离骚版等多版本撰写安全诗歌,也套用或改编网络流行语、名家或诗人的话创作安全标语:横眉冷对违章者,俯首甘为安全员;生命诚可贵,安全价更高,若要二者顾,必须守规章。
      “其实我以后想去当一名老师”,谈到未来的规划,王秉如是说道。继续从事安全领域的研究,形成自己的科研架构,在安全宣传的路上,王秉想一直走下去。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