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大学:第10期:第04版

致敬吾父


字号:

   期次:第10期   作者: 罗雨瑶

  我和父亲之间隔着一条长长的沟,那是年龄的差距,而他却搭建了一座桥,那是爱的付出。我从未挽起过父亲的手臂,从未替他捶过背,甚至从未跟他说过亲密的话语。我总是跟在他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勇敢地前行;总是在他忙碌的时候为他打打下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总是喜欢跟着他东奔西跑,发现新奇的事物。
  父亲是个有血性的人。小时候便听奶奶提起,父亲还没上初中,就在寒冬里光着膀子,跳进河里,游到悬崖峭壁下拾取冰块。上岸后,一身湿漉漉地跑回家,笑着把冰块递给奶奶。而我到现在都没学会游泳,更别说在寒冬取冰,出个门都得裹得严严实实。
  有一次我跟着父亲去刷墙体字,当刺鼻的油漆味扑面而来,让人窒息,我感受到了父母的艰辛,挣钱的不易。望着父亲从容的动作,我才缓过神来,帮父亲扶着模板。我以前从未听说父亲刷墙体字,便疑惑的问道:“爸,你啥时候学的刷墙体字啊?”父亲一愣,答道:“没学过,就感觉挺容易的,上次有个顾客问哪能找到刷墙体字的,我想了一下这个不难,便接了那桩生意,这是第二次刷。”父亲笑了笑,补充道:“虽然不是专业的,但刷得也还不赖。”我连连点头,心里特佩服父亲的勇气,能够大胆去尝试。父亲总说,做事情要边想边做,想着怎么做能行,再去尝试;不要想着不行,就不去做,这样永远都学不会。
  父亲从小便是个大孝子。有一次吃饭,奶奶忙农活未归,父亲边吃边叮嘱弟弟妹妹:“给妈留一点啊。”菜本来就不多,父亲生怕吃完了,奶奶回家没得吃。现在隔三差五给家里打个电话,家里一旦有事,便连夜往家赶。作为家里的长子,父亲在整个大家庭中担任着主力军的角色。父亲脾气有点暴躁,但是在爷爷奶奶面前却百般温顺。尽管有时奶奶的唠叨让父亲有些心烦,父亲也只是一个劲的点头,从不跟奶奶发火。奶奶年近古稀,却依旧操劳,不想成为子女的负担,一心为着后代着想。前些年的春节期间,推着三轮车去镇上卖菜的奶奶不小心被私家车撞伤了左腿,导致骨折,整整住了一个月的院,出院后依旧不能正常下地,需要人照料。父亲深知,自己担负着两代人的开支,没法放下生意,回家照看父母。他便联系到远方的亲戚,寻到一个合适的人选,照看奶奶。
  我未能见证父亲的青春,却从奶奶的口中了解了父亲的青春。青年时代的父亲很活跃,奶奶到现在还津津乐道:“你爸年轻时候啊,特有活力,读高中那会儿,流行什么交际舞,我听都没听过,你爸说‘妈,我跳个舞给你看啊。’然后跟一条虫子似的从屋子这头扭到了屋子那头。”说完父亲的表现,奶奶还不忘评价我一番:“哪像你们现在啊,天天守着个电视,捧着个手机,一动不动。”边说边叹气,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父母年轻时,没有电脑,没有手机,连一个BB机都极为珍贵。他们的生活里贯穿着无尽的农活,一腔热情全部洒在了土地上。高中时,父亲还带着同学来帮奶奶干农活,奶奶到现在都记得。
  父亲像一匹野马,奔驰着追寻一片的草原;似一只雄鹰,飞翔着寻找自己的蓝天。无奈野马被饲养于马厩,雄鹰被困于牢笼。父亲为生活所迫,被现实所屈,近乎天命之年,棱角已被岁月磨平,只能安守着旧业,支撑着这个家。父亲高考落榜,没有复读,却一直有一个大学梦,连做梦都能梦见自己在高考,当我和哥哥高考时,他比我们还紧张。在成长路上,他一直鼓励我们读书,希望我们完成他的大学梦。父亲给了我们自己选择的权利,没有压迫,只有引导,他总说:“怎么选择由你自己决定,但是决定后不要后悔。”他不希望我们的人生留下遗憾,如果想做,就尽量去做,不要考虑太多。
  父母是人生路上的第一位老师,教会我们走路说话,陪伴着我们成长,引导着我们前行,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
  我的父亲很平凡,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却是我人生中重要的存在,在我的心里很伟大。感谢父亲给我的尊重,培养我独立思考的能力,教会我如何处理问题;感谢父亲给我的教诲,让我懂得许多道理,茁壮成长;感谢父亲对我的支持与不放弃,让我一路前行到如今。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